维斯塔潘匈牙利上演疯狂逆转 汉密尔顿找回感觉?

 服务项目     |      2022-08-03 16:23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茅为安

拉塞尔的第一杆、维斯塔潘从第十逆转获胜、汉密尔顿连续第五场登上领奖台、法拉利再次策略出错,匈牙利大奖赛上演了疯狂的逆转。

维斯塔潘笑纳第八胜

由于梅赛德斯在周五对W13赛车的实验失败,周六又下了半天雨,以至于拉塞尔在排位赛最后时刻击败法拉利车手并且夺下个人第一个杆位,让所有人感到意外。当然一部分原因,是维斯塔潘在Q3里遇到了引擎模式故障,最后只名列第十位,而同时汉密尔顿因为DRS无法开启而错过了第二圈冲刺。

亨格罗林赛道以“没有围墙的摩纳哥”著称,但并非不能超车,只要两辆赛车之间存在巨大的速度差。因此,梅赛德斯非常清楚,在还没有达到巅峰速度的情况下,要想从匈牙利带走胜利并不容易,而法拉利对于夏休期前的二连胜虎视眈眈。

比赛的发展证明了这一点。虽然用软胎发车让拉塞尔在开场后顺利守住第一,但第一轮进站过后,勒克莱尔用中性胎的速度更快,超过梅赛德斯车手后上升到第一,而且很快建立了优势。

然而比赛过半,已经追到第四且速度不慢的维斯塔潘,在发现拉塞尔的中性胎性能衰退后,立即率先第二次进站,引发了连锁串反应。法拉利的及时反应只是起到了相反的效果,不仅太早让勒克莱尔第二停,浪费了轮胎性能的黄金周期,而且换上的硬胎没有抓地力,让自己的车手成了瓮中之鳖。维斯塔潘虽然发生了一次打滑,但仍旧凭借更快的速度,第二次追上勒克莱尔后轻松超越。

此后,主动权就掌握在维斯塔潘的手里。当策略不同的塞恩斯和汉密尔顿第二次换胎后,荷兰人成为领跑者,并最后稳稳地第一名带回。相反,勒克莱尔为法拉利错误的策略付出惨重代价,不得不在最后阶段多进一次站,只取得了第六名。

本赛季13场比赛过后,维斯塔潘已经取得8场胜利,把积分榜上的领先优势扩大至80分。虽然下半赛季还有9场比赛,理论上勒克莱尔还有翻盘的可能性,但这是名副其实的“不可能的任务”。

汉密尔顿遗憾错过胜利机会

在布达佩斯的周末之前,梅赛德斯连续五场比赛登上领奖台,包括在法国大奖赛取得了双领奖台完赛。考虑到规则改革后,德国车队在今年上半赛季遇到的麻烦,在上半赛季尾声时收获了今年的第一个杆位,给全队上下注入了更多信心。排位赛后,汉密尔顿在祝贺拉塞尔的同时,也对自己无缘争夺杆位、为车队包揽第一排的潜在机会感到沮丧。

不过第一圈,汉密尔顿就超过两辆Alpine赛车,又在第12圈超过迈凯伦的诺里斯后,进入了前四名。尽管此时拉塞尔位置更靠前,但汉密尔顿从策略上占据了后手。进入最后20圈时,曾8次在匈牙利获胜的汉密尔顿换上了软胎,每圈比身前的赛车快1-1.5秒。而在干净利落地超越塞恩斯之后,轮胎不同的拉塞尔没有做过多抵挡,汉密尔顿上升到第二。

最后两圈天空上飘起零星的小雨,但没有大量降下,加上博塔斯停车导致了虚拟安全车,汉密尔顿没有机会追上10秒开外的维斯塔潘。不过,连续第二场收获了第二名,外加本场比赛的最快圈,英国人对自己比赛速度和成绩感到高兴的同时,更加认为如果可以从前排发车,或许胜利是可以实现的。尽管如此,拉塞尔的第三名完赛,帮助梅赛德斯连续两场双车登上领奖台。

夏休期前最后一轮背靠背落幕,与梅赛德斯强势复苏相反,勒克莱尔和他的法拉利车队只是又一次体验了大起大落。比赛最后阶段,法拉利领队比诺托眼见大势已去,一度离开指挥台回到休息区。虽然他很快就返回座位,但很难想象他会在车队有机会获胜时这么做。

赛后,维斯塔潘在被问到梅赛德斯状态恢复时揶揄了法拉利,认为汉密尔顿和拉塞尔可以帮助自己从勒克莱尔身上抢分。这或许道出了勒克莱尔眼下最失意的地方……